这家165年历史的德国家族企业完成了在中国的最大投资

这家165年历史的德国家族企业完成了在中国的最大投资

在贺利氏(中国)投资公司上海总部大堂的墙面上,挂着这个德国家族企业的家谱,凌瑞德(Jan Rinnert)的名字出现在图谱的右下角。介绍词是这样写的:2013年6月他成为贺利氏集团主席,由此第五代家族成员开始执掌公司。

凌瑞德在这一周安排了短暂的中国之行。两天前的9月20日,他从德国飞往南京参加公司新投资项目的动工仪式。这座工厂以贵金属回收为主要业务,总投资额达1亿美元,预计于2018年初竣工。在德国和美国,贺利氏也设有类似的基地,但规模远逊于中国的新工厂。

贺利氏在1851年以铂金等贵金属的炼制起家,随后的一百多年里,它将业务扩展至贵金属贸易以及由此衍生的各项新技术中。而贵金属回收业务,是贺利氏在中国嗅到的一个新商机。

凌瑞德告诉界面新闻记者,中国的贵金属资源相对贫乏,需要依靠进口渠道或回收利用。以铂族金属(包括铂、钯等六种金属)为例,去年国内的总需求量为66吨,是中国铂矿供给量的25倍。而贺利氏新建的工厂,则能将回收的贵金属用于生产制药、化工领域的催化剂。

南京工厂也成为贺利氏目前在国内的最大一笔投资。在凌瑞德看来,这是他在公司最重要市场埋下的一颗新种子,其希望公司做出了与21年前同样正确的决定。

1995年4月,凌瑞德的岳父尤尔根·贺利氏和他的四位同事来到山东招远,考察当地一家生产金丝的工厂。尤尔根·贺利氏是贺利氏集团的当时的掌门人。

招远工厂生产的产品全名为球焊金丝,其粗细仅有头发丝的七分之一,是集成电路板的关键原材料之一。它由黄金加工而成,一克黄金可以拉出一百多米的金丝。在五年前,还处于筹备中的这家工厂向贺利氏购买了金丝生产设备。1993年,工厂开始运行,这在当时可算一件大事,它的开业典礼还上了央视新闻联播。

在贺利氏到访工厂后,他就做出了与这家国有企业合资的决定。让其动心的,是国内金丝下游市场的前景。

按照双方在7月签订的合同,当时的世界500强贺利氏用480万马克(2500万元人民币)买下了招远金丝厂一半的股份,公司也更名为贺利氏(招远)贵金属材料有限公司(下称招远贵金属),这成为贺利氏在中国大陆的第一家合资企业。

新合资公司获准以贺利氏的品牌销售金丝,销路也随之大增,从1997年的年销量284公斤飙升至2002年的2470公斤。此后,贺利氏将其在该公司的持股比例提高至60%。

在过去数年,中国一直是贺利氏最大的市场,占到公司总收入的约30%,而招远贵金属所贡献的数字相当可观。

不过,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增速在近年开始下滑。凌瑞德也因此在贺利氏的年度刊物中写到,中国经济“新常态”已经开始影响公司的发展。他举例称,中国的钢铁行业出现萎缩后,贺利氏相关业务因此受到波及。在该领域,这家公司为客户生产用于检测钢水和铁水温度的传感器,并占据一半的市场份额。

凌瑞德也同时指出,在呈现爆发式增长的国内光伏行业,贺利氏相关业务的表现依然不错,它为光伏组件厂商供应导电用的银浆。

对于这家以贵金属贸易为主导的公司而言,更大的冲击则来自贵金属价格,最近几年,贵金属价格一直处于低位。因此,自2011年以来,公司的总收入就呈下滑趋势。从261.8亿欧元减少至去年的129亿欧元。随之萎缩的还有公司利润,2011年时为4.9亿欧元,到2014年则只有1.9亿欧元。

凌瑞德解释称,虽然公司贵金属的贸易量仍在增长,但近年来的价格下跌使得总收入出现了下降。不过他也表示,贵金属贸易之外的其他业务仍处于上升通道中。

2015年,贺利氏不包括贵金属交易的营业收入为19.3亿欧元,同比增长9.7%。不过这部分收入只占贺利氏年度营收的约七分之一。

在2013年凌瑞德执掌公司时,贺利氏正在经历贵金属价格下行的冲击。这也可以解释凌瑞德在此后对公司做出的诸多改造。其中之一,是他在去年初调整了公司的业务框架,将原有的35个部门整合成11个全球业务单元。

这些原先根据技术专长划分的部门,现在则改由根据不同市场领域来区别,包括化工、电子和光伏等行业。它所带来的好处之一,是公司的管理层级减少了两个汇报层级,以便这些部门更快地做出商业决策。

凌瑞德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就目前的数据而言,今年公司的总营收已出现了明显的回升势头。

精彩评论 0

还可以输入100个字,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
328170000:2017-06-28 14:57: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