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日本央行的最新奇招 经济学家们吵起来了

面对日本央行的最新奇招 经济学家们吵起来了

在本周三的利率会议上,日本央行宣布将政策利率保持在-0.1%水平不变,同时将资产购买规模基本维持不变;但它推出一项新的货币政策框架,其中一大内容是,引入通胀超标承诺,另一个也是最重要的变化是,控制收益率曲线。

对此,经济学家和分析师发表了不同的看法:

美联储前主席伯南克:总体好消息

在21日发表在布鲁金斯学会的文章中,他说最新声明是货币框架的变化,而不是货币政策本身的变化。

 “虽然日本央行没有采取重大的宽松举措,但我认为整体来看这是个好消息,因为该声明再次承诺了结束紧缩的目标,并且为实现那个目标创建了一个新的框架。就像央行明确指出的那样,若未来政策宽松变得必要,央行现在就能够削减短期利率或降低长期政府债券收益率目标。接下来是真正至关重要的:日本已经向着结束紧缩取得了重大进步,但如果民众质疑央行对通胀目标的承诺,那么所取得的进步还会消散。若能扼杀央行正考虑放弃(通胀)之战的市场猜疑,那么超越通胀目标的承诺将是建设性的。”

他说最让人意外、也最有意思的部分是针对十年期日本政府债券的决定。

“以十年期国债收益率曲线为目标,这跟量化宽松关系非常密切……盯住长期收益率,相当于设定一个目标价格,而不是一个目标数量。”

他继续写道,

“总体来说,盯住长期收益率有某些风险。最主要的风险是,为了保护这一目标,央行放弃了对资产负债表规模的控制。在极端的情况下,央行试图降低利率可能会发现,大部分甚至所有符合条件的债券都被央行持有了。如果所盯的这个目标不那么靠谱——比如,如果市场预期近期内会被废除——风险会尤其巨大,因为债券持有人会萌发出强大的出售动机……在日本现在情况下,这些风险很可能是可控的。”

《经济学人》:做好了长期奋战准备

《经济学人》评论称,这是日本央行在量化宽松和负利率没能实现打击紧缩的目标之后启用的新货币工具。

文章说,“通过承诺让通胀超越目标,日本央行似乎希望提高关注央行目标的那些人的通胀预期……通过承诺十年期利率维持在(当前)零水平,日本央行可以原则上让长期利率不变,哪怕它不得不再次削减短期利率。这就可以让利率水平变得陡峭化,哪怕它没有提高利率水平……通过承诺固定长期收益率,日本央行还可以让它自己从另一个承诺中解放出来,这个承诺已经越来越变成一个干扰因素了,那就是承诺每年按照期限指引买入一定量的政府债券。安倍经济学的批评者经常指出,央行已经持有市场约三分之一债券,最终将陷入无债可买的境地。”

最终,文章总结道,央行的最新声明意味着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和央行行长黑田东彦已经做好了长期奋战的准备。

林德赛集团和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经济学家:政策耗尽?

另外一些经济学家对该声明提出了一些疑问,比如林德赛集团(The Lindsey Group)首席市场分析师Peter Boockvar在研报中表示,“‘收益率曲线控制’这一词语的表述非常模糊……他们希望让收益率曲线陡峭但(结果)也只能是勉强。短期利率是-0.1%,而他们期望的10年期收益率为零,这可算不上多么陡峭!”

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Pimco)日本资产管理负责人Tomoya Masanao认为此举意味着日本“政策耗尽了”。该举动“明显是个机制性变化,从针对基础货币转向反对‘新中性’收益率曲线的收益率目标。”

经济学家David Beckworth:量化沼泽

美国财政部前经济学家、西肯塔基大学经济学副教授David Beckworth对日本央行最新举动大泼冷水,他认为不应该对最新货币框架政策抱有太多希望,原因有二。

 “首先,日本央行要盯住的十年期政府利率水平,不管央行行动与否都会是这个水平。因为全球经济增长放慢、不确定性持续,所以,自2008年以来全世界安全资产的收益率都在下降……是的,过去一年日本央行确实是日本政府债券的边际买家,它只是做了全球债券市场已经在做的事情,就算日本央行不行动,它们也会继续这样做……央行新的长期利率目标只是承认了这一事实而已。所以实际上没什么新的东西。”

“其次,在扩大日本货币基础方面存在一个严重的可靠性问题……自安倍经济学开始至今,货币基础规模已经增加了三倍。若扩张速度不变,那么价格水平长期也应该增加三倍。但这种情况不可能发生。日本人口在老化,越来越依靠固定收入。通胀对他们来说是个不可能前景。”

他的最终结论是,日本可能“向着量化沼泽又走近了一步,而不是真正掌握了其货币状况。”

精彩评论 0

还可以输入100个字,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
328170000:2017-06-28 14:57:43